癌症发现简史

日期:2014年12月5日 17:09

  公元前2625年最早发现癌症相关描述,古埃及伟大的医生印和阗就在莎草纸上描述了乳腺癌病例,他描述“乳房上鼓起的肿块,又硬又凉,且密实如河曼果,潜伏在皮肤下并蔓延,在“治疗”项中,他只写了短短的一句“没有治疗方法。”

  公元前460-370年癌症命名及“体液致癌”说,由被誉“医学之父”的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提出癌症一词(希腊语carcinos)。后经罗马医师塞尔苏斯(Celsus)随后将其翻译为“cancer”,在拉丁文中代表“螃蟹”,中文为“癌症”。希波克拉底推出了一整套以体液及其体积为基础的理论,他指出,人体主要是由四种被称为“体液”的液体构成,包括血液(红)、黑胆汁(黑)、黄胆汁(黄)和黏液(白),人体在健康状态下,这四种液体处于完全的平衡中(但可能并不稳定)。生病的时候,就会表现为体内某种体液过量,打乱了这种平衡。

  公元2世纪提出情绪低落致癌,古罗马时期最著名、最有影响的医学大师盖伦认为肿瘤的形成机制是系统性的--情绪过分忧郁或低落(身体的四大“情绪”之一)容易造成癌症,而情绪不佳则是由不良饮食或环境因素所致。此外,盖伦则将希波克拉底的体液学说推向了极致,他认为癌症的幕后元凶是四种体液中最恶性、最令人忧心的黑胆汁--“黑色的胆汁淤积不化,遂生癌症”。

  1695年提出淋巴论,德国医生弗雷德里克·霍夫曼(FrederickHoffman)和乔治·斯塔尔(GeorgeStahl)认为,癌症是由于体内淋巴液在浓度和酸碱度上发生了剧烈的改变而导致的。淋巴论很快就得到了广泛的认同。

  1775年发现生活习惯和环境致癌,PercivalPott发现:扫烟囱且不勤于洗澡的男人,易患阴囊癌(皮肤上的杂酚焦油),生活习惯和环境在癌症发生中起着重要作用。

  18世纪提出“癌症性格”论,威廉·布臣(WilliamBuchan)在其广受欢迎的文章《家庭医疗》中,推断癌症可能是由“过度恐惧、悲伤或负罪感”所致。19世纪的文献反复提到“癌症性格”一词,在有些版本中,还特指为性压抑。

  1829年提出癌症起源于成人体内的胚胎残留组织,lobstein和recamier提出癌症起源于成人体内的胚胎残留组织。之后johannes,muller,paget,remak,durante,cohnheim和其他学者沿着该想法不对深入研究和搜集证据,使其不断完善。

  1838年显微镜下发现癌细胞,到了19世纪,得益于现代显微镜的帮助,研究人员能够深入疾病的细胞组织层面进行医学研究。1838年,德国病理学家乔纳斯·穆勒(JonhannesMuller)经论证后提出肿瘤是由细胞组成的,而不是淋巴液,这颠覆了肿瘤的淋巴论。

  1863年奠定现代癌症病理学基础,鲁道夫·魏尔啸(RudolfVirchow)认为癌症是一种典型的细胞病理性增生,即不受控制的细胞生长,这也奠定了现代癌症病理学研究的科学基础。

  1889年提出癌细胞转移的“种子与土壤”假说,英国伦敦皇家医院的助理外科医生斯蒂芬·佩吉特(StephenPaget)提出了癌细胞转移的“种子与土壤”假说。他主张癌细胞通过血液和淋巴转移播种到哪里不是随机的,而是一些特定器官组织能够提供适合癌细胞生长土壤的结果。

  1895年发现X射线致癌,从1895年伦琴发现X线开始,X射线即被认为致癌。20世纪30年代,HermannMuller运用X射线产生突变果蝇。

  19世纪后期提出“慢性炎症致癌”假说,临床医生Broussais和Billroth提出慢性炎症是癌症根源的假说。刺激学说之父Virchow坚信不移:不论什么样的损伤,烧伤,晒伤,结果都是炎症,而长期慢性炎症可以导致肿瘤。

  19世纪末期提出“致病微生物致癌”假说,Pasteur的发现引起了医学革命。他证实很多人类疾病的根源是某些致病微生物。这给癌症研究似乎也带来了曙光,然而不断有人报道他们发现了引起癌症的微生物,但是这些报道被不断的否定。

  1909年发现传递癌症的病毒RSV,PeytonRous发现可以传递癌症的病毒--Rous肉瘤病毒RSV,癌症病毒将自己的遗传信息传递到细胞,从而致癌。

  20世纪早期建立了可移植肿瘤的动物模型。

  20世纪10年代发现煤焦油致癌,山际克三郎在兔子耳朵上反复涂抹煤焦油:几个月后,兔子患皮肤癌(涂抹次数多,且时间长)。到30年代,从煤焦油分离出3-甲基胆蒽、二甲苯丙蒽等致癌物。

  1911年发现病毒致禽类得肿瘤,美国鸡病毒学家佩顿·劳斯(PeytonRous)发现病毒会导致禽类肿瘤的发生,并由此断定,负责携带癌症的载体并不是一个细胞,也不是环境致癌物,而是一些潜伏在细胞内的小颗粒,即病毒。在劳斯看来,癌症一定是由外源性诱因引发的。

  1914年提出癌症成因“内源性”假说,德国生物学家西奥多·博韦里(TheodorBoveri)通过海胆卵实验提出癌症成因的内源性假说,错误分裂会导致细胞染色体倍数异常和细胞不受遏制地生长,并由此形成癌症。这一假说与劳斯的病毒假说截然相反。

  20世纪前半世纪建立肿瘤筛查系统,人们致力于根据鼠模型数据在人类中建立能可靠预测抗肿瘤活性的筛查系统。

  1970年提出逆转录病毒引发癌症,关于逆转录酶的发现就表明,遗传信息也可以通过从RNA到DNA的其他方式传递,这一发现对于医学,尤其是癌症医学研究领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这一时期,科学家相信,由逆转录病毒引发的细胞异常分裂正是癌症的诱因。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索尔·施皮格尔曼(SolSpiegelman)是这一理论的忠实信徒,可悲的是,施皮格尔曼付诸极大的热情和巨额研究经费后,换来的却是一条错误研究方向。后经证明,逆转录病毒引发的是另一种疾病艾滋病,而非癌症,其只不过是在偶然情况下充当了致癌基因信息的载体。

  20世纪70年代发现“致癌基因src”,美国病毒学家斯蒂夫·马丁(SteveMartin)、彼得·沃格特(PeterVogt)和彼得·迪斯贝格(PeterDuesberg)发现了促进细胞生长的基因--致癌基因src。此后,美国病毒学家迈克尔·毕晓普(MichaelBishop)和哈罗德·瓦缪斯(HaroldVarmus)实验发现,src基因并非起源于病毒,而是起源于一种存在于所有细胞中的前导基因,即“原癌基因”。

  20世纪70年代发现体细胞突变致癌,从而引发对于当下化学物质是否致癌的探究。首先运用啮齿类动物检测化学物质的致癌强度(黄曲霉素最强)。BruceAmes运用细菌,检测化学物质对细菌的致癌效应,时间短且便宜,“从煮过的咖啡到芹菜茎以及豆芽等实际中天然食品,它们都富含强力的天然诱变物质”。然而,AmersTest有两个缺陷:对细菌产生突变效应的物质,对哺乳类不一定起效;且不能解释石棉、酒精等通过伤害细胞,造成细胞分裂次数增多,从而加快癌变进程的致癌机理。

  1975年确定癌基因RSV(呼吸道合胞病毒)工作原理,Varmus-Bishopgroup发现,src是鸡本身拥有的原癌基因,受正常机体调控,被RSV窃取并成为不受调控的癌基因。

  1975年发现抑癌基因,HenryHarris通过两种细胞融合发现,产生的细胞并非癌症细胞,正常细胞中有基因可以抑制癌症。

  20世纪80年代中期发现抑癌基因Rb,第一个抑癌基因Rb,在视网膜神经胶质瘤中被克隆。

  1983年发现了可引起宫颈癌的HPV病毒,哈拉尔德·楚尔·豪森(HaraldzurHausen)1984年从患宫颈癌的病人那里克隆了HPV16和18型病毒。在全世界各地百分之七十的宫颈癌切片中都发现了HPV16和18型病毒。

  1986年10月实验发现“原癌基因ras和抑癌基因Rb”,美国遗传学家萨德·德里亚(ThadDryja),癌症生物学家罗伯特·温伯格(RobertA.Weinberg)和斯蒂夫·弗兰德(SteveFriend)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称,他们经实验分离了激活的原癌基因ras和鉴定出抑癌基因Rb。这些发现彻底颠覆了误导癌症生物学家近60年的劳斯病毒假说,也意味着癌症天生就”搭载”在我们的基因组中,等待被激活。

  20世纪90年代提出单个细胞突变形成癌细胞,主流观点认为癌症的起因是单个细胞的突变(常由烟草或射线暴露所致),随着时间推移,这个细胞分裂数百次而发展成一个具有相同恶性的细胞“克隆群”,能够阻止人体免疫和癌症监视系统,最终形成肿瘤。如果任其发展,这一单克隆肿瘤会逐渐扩散到全身,达到手术无法治愈的程度,使细胞毒化疗成为唯一的选择。

  2000年1月昭示癌症六大基本特征,罗伯特·温伯格与道格拉斯·哈纳汗(DouglasHanahan)在《Cell》杂志上发表了《癌症的特征》(TheHallmarksofCancer)一文,这篇综述性文章介绍了癌细胞的六大基本特征,被视为癌症研究的里程碑式文章,其标志着在黑暗中徘徊多时的科学家对癌症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理解。

  2011年3月提出癌症十大特征,温伯格教授又发表了一篇升级版综述《癌症的十大特征》(HallmarksofCancer:TheNextGeneration),这篇同样也是与道格拉斯·哈纳汗合著的论文长达29页,简述了最近10年肿瘤学中的热点和进展,包括细胞自噬、肿瘤干细胞、肿瘤微环境等等,并且将原有的癌细胞六大特征扩增到了十个。

所属类别: 扩展阅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